與你無關

你尚在场的春夏秋冬 全都好得不似人间。

又是蓝色时分 没有清清楚楚的爱恨。

“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因为我这个人开心 还是只因为在经历那些开心的事情的时候是我陪着你。”

“一切调情 偷情 在本人无不自以为缠绵浪漫 大胆风流 而到局外人嘴里不过 又是一个暧昧 滑稽的话柄 只照例博得狎亵的一笑。”

“我的神经分裂的爱人终于无声地站在了彼岸 与我颠倒着遥遥对望。”

“每一次你都站在我这一边 是我最欣慰的事。如果你是真心站我的 那么是我眼光好;如果你是为了安抚我才站我的 那就是你对我好。总之就是好。 ​”

“听筒里一片沉寂 只有雪 在远方的电线上歌唱不息。”

室友查到我命里缺水 难怪这么喜欢大海。戴村太干了 有条江也行啊 我一个沿海城市长大的孩子 吃不到海鲜不说 常年吹不到清冷的晚风。就算给你寄信 展开也只得到阳光和温暖的木屑 与你的雨滴甚至白雪作配。而你那里湿漉漉的脚印 在同一季节 到了我们这里 会变得汗淋淋 也可算有了水。我这么描述仿佛自己住在沙漠城市 其实是我太想念江南水乡的潮汐。超市里发掘的冰冻带鱼鲳鱼和蛤蜊 都是异乡实实在在的脉脉温情。

“当你年轻时 以为什么都有答案 可是老了的时候 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答案。”

周二公车上的每个人最近都忙着考试 我连打了四个哈欠 过几秒周围三个人相继张大嘴巴 单手捂住 大家鼻尖的瞌睡泡泡被一层层黑眼圈和几条鼻涕水挂住 没让整辆车飘起来。

爱你的每个瞬间 像飞驰而过的地铁。